杀猪佬的搞笑情书

来源: 时间: 2017-09-09 10:59:31 人气: 9
 

  亲爱的***:


  我爱你!虽然这句话我已经说过了很多次,虽然你说你受不了我说这句话时手里还摸着案板上的后臀尖,虽然现在好多人说这几个字比说“我吃了“还容易,可我还是要说,并且以肘子的名义发誓我是用我的心在说。老蓓,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就请你摸一摸猪嘴唇,如果你不爱我,就请你扯一扯猪尾巴。


  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屠夫爱杀猪更爱美人,所以你将成为我杀猪之余的另一大爱好。可你不肯承认你的美丽,说自己的鼻子像蒜头,我温温的说:“这种鼻子只有瘦肉型猪才有呢“;你说自己的眼睛象土豆,我不能忍受你对自己美丽的这种亵渎第一次冲你发了脾气:“你知不知道,长这么大一双眼睛是多少头猪向往的?“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清清爽爽的吻了你,那是我的第一次。对不起,不是我得初吻,是我第一次清清爽爽。当时你问我是什么感觉,我不敢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那种感觉就像手上沾满了猪油去收别人的钱一样,温润而细腻,我的心都快爽到嗓子眼了,不过那时最爽的是我的指甲,轻轻抚摸你的时候,我能切切实实的感到里面残存的猪油。


  你说你怕我梦游时忘了敌我,把你当成一只待宰的猪杀了。怎么会呢?我是一个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解构主义屠宰艺术家,时不时会唾弃一下那种古典主义的屠宰方式。尽管我始终抱着一种怀疑的眼光看待世界,尽管杀猪艺术依然在实体--屠夫、猪、刀子的构筑中千奇百怪的存在着,但关于杀猪的认识和辅助杀猪构想的方法论却在逐渐沦为混乱、混沌甚至虚无,并且最终会达到消亡。我们这一代屠夫显然没有100年前的那批现代主义大师们的好运,他们幸运的处在了一个令人兴奋的现代文明向古典文明大举攻城略地的历史时刻--材料及屠宰技术的巨大飞跃、社会经济的伟大变革,这一切都使颇具社会责任感以及超凡想象力的屠夫们踌躇满志。


  因此他们走出了前无古人的一步,不过随后的一百年中,屠宰技术的日新月异尽管也颇令人叹为观止,但在屠宰方面却再也没有什么具有震撼力的激动人心的时刻出现了,最起码没有了那种猪被杀时嚎啕的叫声。说实话,尽管如此,我有时候还是比较传统,没有这种撕心裂肺的叫声我不会爽的,不爽就不会轻易动刀,即使是在梦中,而且,我的桌上还摆着你送我的柚子,所以你尽管放心,即使是梦游我的刀也不会落到你的头上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9.sdoffcn.cn/gaoxiaoqingshu/183.html